硬币项链

赵月斌

  “你掉钱了吗?”“你掉钱了吗?”如果何斯碰到你,一定会这样问你。他手里捏着一枚硬币,举到你面前,晃动着,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你,十分诚恳的样子,等你给他一个肯定的回答。你当然不会理会这样的人,可能还会大声呵斥:“去去去,一边去!”这时何斯的手就会像大火烤焦的秧苗,立刻蔫了下去。“怎么会呢,怎么会不掉钱呢?” 他嘴里嘟囔着,慢慢抹到一边去,继续去问别人。

  何斯是一个疯子,大伙都叫他老何。他每天都来火车站转悠,和那些乞丐一样,向每一个过往的旅客伸出脏兮兮的手。有的旅客以为他是讨钱的,不等他开口,便掏出硬币扔到他脚下。何斯对硬币落地的声音十分敏感,他会把手里拿的硬币塞进怀里,迅速趴到地上,用两只手把在地上打旋的硬币捂住,好像那是一只蚂蚱,一不小心就会飞跑了。待到把硬币捉到手里,何斯就会抬起头,眯着眼,在那些好奇的脸上一一踅摸,而且还会小声问:“ 这钱是你掉的吗?是你掉的吗?”没有人理会他,他神秘的样子只是引得众人哈哈大笑。何斯万分失望,叹口气站起来,嘴里嘀咕着:“ 唉,谁掉的钱,自己就不知道?自己掉钱了都不知道。唉!”有时候,有人故意逗他,把硬币抛到地上,马上又用脚踩住,何斯听到响声,立刻趴在地上找来找去,像一只觅食的老鼠,眼睛里露出饥饿的光芒。一般情况下,何斯总能嗅到那枚硬币的味道,找到那只踩着钱的脚,但何斯也不做声,就一直蹲在那里,盯住那只脚。那只脚故意一动不动,终究熬不住何斯扎人的目光,最后还是把脚挪开了。何斯的两只手扑过去,把硬币擒到手中,高兴得坐到地上,用袖口擦擦硬币,又噘起嘴,把硬币吹了又吹,然后问周围的人:“ 谁又掉钱了?这么大人了,怎么老掉钱?” 众人又哈哈大笑。有时候,踩钱的脚睡着了,醒来发现何斯还是直碌碌地盯着。有时候,踩钱的脚去上车了,何斯会抓住硬币,追着喊:“ 你的钱,你掉钱了!” 弄得所有候车的人都忍不住看看自己的脚下,何斯却顾不得这些,拼命往检票口挤,终于靠近刚才踩钱的人:“你的钱,你的钱掉了!” 那人狼狈地进了检票口,何斯还举着硬币朝他喊:“ 钱,钱,钱!”

  其实何斯并不算老,最多不过三十岁,可何斯生就了一张老头脸,乱糟糟的皱纹像是久未疏浚的河床,填满了污垢埋藏着何斯的泪水和屈辱。

  何斯是被五分钱毁掉的,那时的何斯还是个孩子。

  那时候,硬币还在人们心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一分,二分,五分,面值最大的就是五分了。那时候如果有一分钱就能买到一块糖或两根针。如果能捡到一分钱交给老师,就能得到一朵小红花。墙上的光荣榜是一棵树,一个枝杈就是一个人,每个人都有相同的叶子,虽然大家都在努力往自己的树枝上增添小红花,但光荣树还是绿多红少,捡到钱的只有少数几个人,何斯还怀疑他们是拿了爹娘给的钱来骗取荣誉的。何斯的树枝上没有花。

  终于有一天,正在上课,何斯不经意一低头,眼睛顿时一亮,他在地上发现了一枚硬币!那枚硬币趴在何斯坐的脚边,好像马上就要逃走,何斯赶紧猫腰把它抓到手里,一枚五分的硬币!“ 老师,我拾到钱了!”何斯忘记了正在上课,激动地站了起来。老师脸一阴,还没回过神来,何斯已经跑过来,把钱交到讲台上。看到五分钱,老师脸上的阴云散了,他用两片指头捏着硬币,举着它说:“啊,五分钱,啊,好啊。”接着,老师又举着那枚硬币问:“ 同学们都掏掏自己的衣兜,啊,看看掉没掉钱。” 于是大家都把手伸进自己衣兜,把衣兜翻过来,其实多数人的衣兜都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身上会带钱。“赵曰彬,你掉钱了吗?”“张枫,你掉了吗?”“孙青健,你掉了吗?”“王艳菊,你掉了吗?” 老师一一问了何斯身边的四个同学,他们都摇头,钱不是他们丢的。何斯美滋滋的,手下意识地自己的衣兜里游动着,突然,他的一根手指陷进了一个破洞里,他的衣兜漏了!何斯的心陡然一沉,像是坠入了刺骨的冰川那枚硬币是他自己掉的!那是他向父亲要来买作业本的五分钱。何斯瞪大了眼睛,看着老师把硬币夹到了“教参”(教学参考书)中。老师把两只手支到讲台上说:“ 何斯同学……” 何斯站了起来,低着头,红着脸,轻声说:“ 老师……” 老师挥挥手:“ 啊,不要谦虚嘛,坐下坐下。何斯同学拾金不昧,啊,值得大大表扬,给他加五朵小红花!” 何斯坐下了,他不敢再说什么,再看看讲台上那本教参,黄色的封面被风吹得一起一伏,它把何斯的五分钱吞下去了。

  五分钱就这样白白扔掉了,何斯心里很不是滋味,那是他自己的钱啊!何斯心疼着,寻思着,得想个办法,把那五分钱拿回来。直接去向老师要是不行了,只能瞅个空子,悄悄取回那五分钱。老师有一个习惯总随手把学生上交的钱夹在教参里,有时候那本破旧的书就鼓鼓囊囊的,像一只翻着肚皮的赖蛤蟆。不过教参是老师的命根子,从不让学生碰。有一次课间,老师坐在讲台后面打盹,班长自以为是老师的红人,便想看看那教参到底是本什么书,他的手还没碰到封面,老师却忽地站起来,猛一拍桌子,大喝一声:“ 干什么你!” 班长的手像是被刀子剁掉了,老师的手一直指着他,班子吓得尿湿了裤子,呆呆地看着老师拧成一团的脸,二人对峙了好长时间,最后班长才像猛然想起来似的,尖利地大哭起来。老师却哈哈大笑:“ 哭什么,我又没打你。啊,你的胆也忒大了,这是什么书,你知道这是什么书吗?这书是你看的吗?啊!” 从那之后,再也没人敢动那本教参。即使老师不在,把教参留在讲台上,即使老师不亲自拿它,让学生在代劳从办公室到教室或从教室到办公室也没人敢贸然翻开。不过现在,何斯决定冒一下险,再不冒险那五分钱就没了。何斯这样想着,看看光荣树上自己即将挂满红花的树枝,不禁有几分得意。

  好容易等到下课了,何斯飞快地走到讲台前,说:“ 老师,我帮您拿东西吧!“ 老师以为五朵小红花的激发了何斯的表现欲,满意地笑了笑,说:“ 好,送办公室去吧,放在我桌上就行了。” 何斯高兴地把老师的备课薄、课本、教参、粉笔盒抱在胸前,一个箭步跃出教室,开始向办公室飞奔。何斯跑着跑着,速度慢下来,却不敢回头,他不知道老师到厕所去了。来到办公室前面一排教室时,何斯终于壮起胆子回头看了看,才发现老师并没跟过来,何斯止住了脚步,却又胆怯了,好像老师的两颗眼球就在脊背上滚动着。何斯终究还是不敢打开那本教参,还是回家挨老爹的一顿打吧,那五分钱掉了,就是掉了。于是何斯又飞跑起来,也许是他心里太矛盾,也许是他过于激动,总之不管什么原因,跑着跑着他一下子磕倒了,虽然脚下没绊着什么,虽然他跑得并不十分快,总之,何斯像是毫无缘由的一下子磕倒了。

  老师在厕所门口远远地看到了何斯磕倒的情景,他看到何斯抱着的东西摔到前面很远,但是老师没有过去帮助何斯,反而急忙折回了厕所,解开裤子,蹲下来,拉肠子。约摸着何斯把东西拾好送回了办公室,老师才提起裤子出了厕所。

  何斯磕倒了,一帮学生哄笑着看热闹,他顾不得疼,赶紧爬起来捡那些七零八落的粉笔,让他奇怪的是那本教参,竟然连一枚硬币也没撒出来,还是像一只摔不响的赖蛤蟆,不过何斯还是没有动它,他没来得及细想,把教参叠放在课本上,送到办室去了。

  第二天上课前,老师空着手到教室,叫何斯,“ 你去办公室,把我的教本、教参拿来。” 老师的支派让何斯感到无上荣耀,一溜烟跑去了。回来的路上,何斯根本没动那五分钱的念头,他想:老师这么信任我,我也不能辜负了他的信任。

  来到教室,老师瞟了何斯一眼,只说了声“放那儿吧” ,就开始上课。他并没往何斯的光荣树上添加小红花,似乎脸皮低下还包藏着几分愠气,眼光也怪怪的,偶尔落到何斯脸上,只觉得凉飕飕的。

  第二节课一开始,老师环顾了一下教室,没头没尾地讲了一句话:“ 今天还有捡到钱的吗?”便接着讲课。老师的目光里掠过一股刀剑之气,让何斯不寒而栗。

  第三节课,老师的目光径直刺到何斯脸上,用低沉的声音问:“ 何斯,你又捡到钱了吗?五分钱。” 何斯不明白老师的意思,赶忙站起来说:“ 没,没有,没有。” 老师说:“你坐下。我说,啊,咱们班有个别人忒不老实,昨天何斯同学捡了五分钱,交给我了,啊,可是,今天,那五分钱又没了,啊,确实有个别人,手脚不太干净啊!” 老师虽然没点名,大家也都明白是谁了,目光都聚到何斯身上,何斯浑身不自在,脸也红了,好像真的是自己偷回了那五分钱。是不是昨天磕倒时把那五分钱摔掉了?何斯想,还是说实话吧,就站起来解释:“老师,昨天送东西时,我不小心磕倒了,我想,我想,那五分钱是不是摔掉了,当时我没在意,是不是那五钱滚远了我没看见?”“是吗?”老师说,“ 不过也不一定。砍倒蒿子狼出来,我看还是要查一查,搜一搜,啊,看看咱们班是不是有那样的人。” 老师一说要搜查,何斯不禁又慌了,因为他口袋里就有五分钱,是他挨了一顿打从父亲那里重新要来的,他想,万一搜出来就说不清了。老师从第一排挨个儿翻口袋,翻书包,甚至连课本、作业本也一本一本地滤过。何斯手插在衣兜里,那枚硬币在手里攥出了汗。还是藏起来吧,何斯想。那时的课桌是用土坯支起来的水泥板,何斯便悄悄把那枚硬币塞到了水泥板下面。不料何斯的小动作让同桌赵曰彬发现了,他马上站起来向老师报告:“ 老师,何斯往桌底下藏钱了!”老师停止了前面的搜查,怒气冲冲地冲何斯走过去。何斯站起来:“ 老师……”老师把他推了个趔趄,何斯哭了。“那个硬币是1953年的。”老师一边抹水泥板一边说。水泥板抹开了,出乎每个人意料的是,那底下藏了两枚硬币,两枚五分的硬币!

  老师脸上绽放出金光灿灿的笑容,把两枚硬币掂在手心里。何斯哭喊:“那是我的钱!嗯,那是我自己的钱!” 老师丝毫也不理会,说:“ 嗯,1953,就是它,还有一个是1979,啊,想不到啊,砍倒蒿子狼出来啊。” 老师转身走上讲台,还不住地拿起一枚硬币砸在另一枚硬币上,发出轻脆的响声。老师站在讲台上,还是不停地拿一枚硬币砸另一枚硬币。何斯还是站在那里抽泣,嘴里不住地申辩:“那是我自己的钱。”过了许久,老师才把两枚硬币往讲台上一拍,大声说:“我早就说过,砍倒蒿子狼出来!啊,不过我没想到,这下不光出了狼,还出了一条大狼!这不是一毛钱的问题……”“我没偷钱!钱是我自己的!” 何斯不哭了,“ 昨天交上的钱也是我自己的,我没偷钱!” 老师气极了,嘴唇哆嗦着,指着何斯说:“ 你,你,你给滚出去,现在你能偷一毛,长大你就能偷一百,偷一万!”老师说完,拿起黑板擦,又从教参里拿出来一根铁钉,把两枚硬币放在地上,用板擦敲击着钉子,在硬币上分别凿了一个洞,然后他又从教参里拿出一根红色的漆包线,把硬币串了起来。” 何斯,你给我上前面来!”何斯没有动,又哭了起来。老师走过来,扭住他的耳朵,把他揪到了前面。” 你不是说这钱是你的吗?好,现在就给你!” 老师说着,就要把硬币往何斯的脖子上挂,何斯扭着身子不肯就范,老师恼了,照着他的脸给了一巴掌,何斯不再挣扎了,只是仰面大哭,老师很顺利地把硬币挂到了他脖子上,像一种别致的项链,老师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笑了。

  以后上课,老师总让何斯到前面站着,给他挂上硬币项链。开始何斯总是反抗,后来也乖了,不等老师叫他,就走到前面,自己把硬币项链挂上,不过何斯总是站在前面无声地流泪。

  后来何斯的父亲来了,向老师解释,确实先后给了儿子两枚五分的硬币,一枚1953的,一枚1979的,老师笑笑:“是吧?那就是了。” 也许第二天老师已经打算结束对何斯的惩罚了,可何斯仍然一如继往地走到前面,伸手向他要那串硬币项链。老师说:“ 你回去吧,以后不要上来了。” 何斯却说:“不行,拿过来,那是我自己的钱!” 老师没想到何斯会跟他较劲,也来了火气:“好!你何斯不是会捡钱吗?好,什么时候你再捡来五分钱,咱什么时候算完!班长,你去办公室把他那一毛钱拿来,就叫他永远戴着,不用摘了!” 何斯竟然真的戴上那串硬币项链,也不管有人背地里叫他“小偷”,他总是低着头在地上寻找,希望找到丢失的硬币,尤其是那次磕倒的地方,他几乎每天都要去几次,他总觉得那五分钱是丢在那儿了。当然,何斯总能零零散散地捡到一些一分两分的硬币,可是令人失望的是,他始终也没捡到一枚五分钱的硬币。

  何斯这孩子魔怔了,父亲想尽了办法,也唤不醒他。最后还是何斯的另一个老师说:“ 要是他能找到那五分钱,也许就会好了。” 父亲便又设法找到一枚1953年的五分硬币,丢到校园里何斯常去的那个地方。何斯果然发现了这枚硬币,兴奋地大叫起来:“ 找到了,找到了!” 他把这枚硬币交到老师那里,老师照例把硬币夹到教参里,说:“ 好,以前咱们都错怪何斯同学了,你们看,这枚硬币是掉在路上了。好,咱们再给何斯同学加五朵小红花。”何斯眼含热泪,他抬头去看那棵光荣树,发现自己的树枝上早已添加了十几朵小红花那是他神志不清时捡来的。他早已是班里拥有最多红花的一个人了。何斯嚎啕大哭。何斯的父亲和几个老师站在窗外,也都不住地擦泪。忽然,何斯的哭声戛然而止,大喊了一声:“我知道了!” 便冲到讲台前,他一把抓起了那本鼓鼓囊囊的教参,夸张地抖动起来,除了那枚五分硬币,飘落到地上的都是一小片一小片的硬纸板!接着何斯把教参抛到了空中,他指着老师说:“谁是小偷?你说谁是小偷?砍倒蒿子狼出来,砍倒蒿子狼出来!啊啊啊……”

  何斯叫喊着,张牙舞爪地跑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