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骰子安红豆

linhei

  我喝了不同的酒,说了不同内容热话。……西于庄我又去看了,还老样儿,……今年怎么又叫姜昆出来啦?——这不成心给老虎吃人作预告么,就跟那年赛的费翔把咱大兴安岭唱着火了;亲亲切切的家乡气氛啊。由于雾霾,大家都自觉不放炮了,真的吗?还是大家没钱了,进化了。……一直对他们讲,过了清明节你们就都忘了雾霾啦!福根儿,这老词儿听了多次——说明喝大酒的次数多呀;……小郝对我说:不愿意和孩子们一块聚,总拿咱当老的照顾着;哪像咱们一见面立马回想一起光屁股游泳;……人名,人名!那么多在深圳叫不出也忘光了的名字,回老家了,管涌。——张艳芬;赵玉红;李齐祖;穆子荆;陈明琪;季培民;……赵刚姐弟恋名字,是王和英!!!

  ……更有旁不相干人物:早点铺回民大妈,管我叫领导,……还回想卖糖葫芦的父女三口,勤劳地咬住春节,赚够了!也在寒风中花去十多小时力气。

  

  知道王辉店铺开在南运河北千吉花园,去看望。扭头那大道边是东方之珠卡拉歌舞场,数年前和弟弟妹妹们玩过同时间隙里还打理天涯网战火;弹指一挥间。

  聊天,说女同学视频,评戏《夺印》,“从东庄到西庄我到处把你找”,太熟悉了,往事回忆我们同代人不需解释。……王辉说,我把你搞的视频给亲戚看,“瞧你姥爷过去多年轻啊!”

  

  酒席和亲戚补充红歌关键句:“真好像,旱地下了一场及时雨,禾苗挂满了露水珠啊,”——要找话头逗老人家开颜;舅舅委托我找《流浪者》插曲,拿我当能人。……得挖掘和寻找幽默往昔啊,弟弟奇怪周立波出事那么多人欢乐?仇名情绪浓烈。他喃喃忆周如何冒犯过郭说什么喝咖啡不和吃大蒜的混,当时郭德纲没理他;——你知道后来他怎么回应?君子不是装的,孙子才是装的,得意记忆啊。过去我干信息批发的。

  还有洗大澡的由衷喜悦,从心底里意外和叫绝!新鲜和热烈地观看那里一切,休憩厅里躺着的满了就转往坐着的屋,享受水果和开水(自己带茶叶)看情侣下象棋,再三赞美,从心眼里欢欣陶醉——我真是突然被领入另一种生活方式,惊奇自己以前全然不知这个更微微感觉亏了大发了自个儿,操河南话说:我来晚了。

  一种理论说想和领导或生意伙伴结死党,就是一起干桩坏事,洗大澡不是坏事,却也交换隐私过的着朋友才不忌讳;宝强好像慰劳南方之我呢介绍提示,五张的老皮囊也再引不起想象;裸裎也不在乎啦,老男人老同学虽然不曾光屁股游泳但真在职大期间爬过险峻蓟县黄崖关;裸裎,叫我们仿佛没离开过没任何顾忌;唯裸裎,又见证了我们哥们气。

  宝强用矿泉水瓶子带白酒免得人注意,又蹦出老话:“穷人美”;自助餐的场面太雄伟了,不是说有多少贵重菜肴品类繁多选不过来,后来给他们指没注意的披萨;……老井已无波,可是近距离男女中空着咫尺碰撞,还如小鹿在胸,……符合北方天气,这么规模的消磨模式,必然有广大消费者支撑。

  

  乖巧奇遇:以为接到诈骗电话晚上十一点。后来弄明白,小学同学。

  赵同义,小时七岁到十一岁回忆,后面我不客气要叫他“喯儿喯儿”了那才更显得无间。

  喯喯的原话是:“咱俩啊,互相认一下,看看谁能认出来,看看到跟前认不出再打电话,五十多年啦没见面。”——就跟刘杰懒的拼音写字在手机一样他留的语音,我可以隔上个把月还能听见。

  刘胜利,魏凤春,高凤霞,侯三叫侯树增,王文生住后面,路口有那小工厂,……三条胡同咱班同学我都能捯出来,海对海双,赵玉红,张广泰,张玉琴,徐世刚,……星北戏院,小时我拿三个火筷子,插砖缝里,扒墙上去看戏,……原来是有教堂的,在后面西于庄咱们分校;……不断回忆他姥爷啊,对我相当好,因为学画“你得高人指点”……在杨柳青年画背面,临摹抹杨子荣剧照。……你父亲南方人脑瓜聪明打小就看出来,……我姐夫耿怀立一直没离开青光农场(出果酒)三条胡同他们家里外屋的叫刘德发外号刘大肚,厚道,不乐意热热,卖大肉挣到过钱,严菊在菜市场饭馆里给亲戚干朱学成后来比他哥哥还胖海对可能落在北京了高等学府当电工……迎接西哈努克,我也去啦!没印象啊。侯义不知下落就他父亲干警察有路子检阅时给前面开摩托;……我是小学毕业离开的,怎么知道你们后来亲戚关系?……家里给我妈做嘎巴菜,芫荽头加蒜切碎了炝锅,熬汤熬俩仨小时。

  我们中间是隔着五十年,仿佛绝缘的五十年。

  喯喯说:六十岁不做寿,因为二老还在。对他又熟悉又陌生,……真没改性格平凡人,点菜时拘谨节约(对虾仁没摆手忌口呢还是嫌贵),小学投缘的伙伴呀。都算黄花鱼溜边的我们。……当外公了,能重遇小学同学重遇胡同当间尿尿的自己!真得感谢韩婶,提供给了小义我的电话又幸亏小义把电话保留多年在他们节日聚会提闲话提到了我,就有了今天这缘分。

  忽又回忆杨淑华了。还那么直鼻梁么?夜晚与某老师业校后飞奔回家,都住丁字沽西北角散课后沿着中环线过红卫桥,路上他埋怨杨淑华小聪明瞎管事,两代人成同事后的结怨,算来她留校十年了吧?那是八五年,混进职大基础课数学亮红灯加小灶读业校,岳父介绍的不花钱,若有额外学费也鄒眉头。赵奔奔对我讲的杨淑华却是十年前见的,办理出租车要提供学历证明,咱哪来的毕业证,三号路中学正好杨管这事,从那也没再见了,——我心中似有还无的哈密瓜秧,断了。……高凤霞还住不住西于庄不太清楚了。一个人一辈子在毕业后的唯一单位终老,也叫我浮想联翩。

  单从自私角度想,她们为我保留了鲜明的记忆。

  

  ……电视里正确答案是“零落成泥碾作尘”;四十多人错了,董卿说很多人可能猜了“玲珑骰子安红豆”;我微想选题不吉利啊,大过年的“零落”什么。诗词大会,也美妙点缀了我们今年。

  

  “耳朵特管事”,突然欣闻家乡口头语,吃回民饺子的邻座儿;我们在猜:都说退休了老同学聚会呀,男少女多;……不想当路怒族,可是我几次要和那伙服务员找茬打架,吃蒸饺不提供辣子;……淡淡悠思:真把每时每刻意识流记录下,就是长篇小说《尤利西斯》啊,不乏琐碎破烂的卑微和狼狈的还有性欲与黄色念头的,只是后来知道人家是按照史诗来写的,我不能,我呈现和披露真实的自己就够了。

  

  已是时时瞥看‘进度条’的年纪了。……喝几顿大酒,洗几回大浴,抢无数红包也“仗义疏财”地回吐,唠几小时嗨嗑儿,我们就安详晚年了。走路习惯,年青时中年时没有,目前却病态性热衷上瘾了,或另类手机病毒中着,最基本和最环保的养生习惯。……大冬天里漫步暗夜中子牙里的(正好也完成走路例行功课),就为了见老同学!去他值班处。……于是,看见他接孙子电话,孩子在那头很天真很亲热也,却不常回奶奶家。

  

  是不是咸阳路北运河桥弄不清了,我惊奇的名字在他们稀松平常;反正由河北十月影院吃完饭回丁字沽走了北辰一段儿;李齐祖名字!他在家请我们喝“冻顶乌龙”!

  ……后来安子还接到老婆陈丽电话,似乎刚刚烫完头了,问还给他买不买红裤衩,前面已说本命年云云了,整六十的本命年也,声音还很脆生宛然,我想见其模样也,觉得故人,觉得还真没见老,不受什么沧桑的,或保养得好了,因为教师行业,暗暗真有羡慕嫉妒的……。

  当时安安静静的,可真是出画面啊,职业当老师的他太太依旧那么朴实,从声音听来跟看见本人一样;画面是哪些呢?十字街,我们帮他盖房,我们和姐夫刘老师聊天,我们说笑小俞婆媳的事;我们新鲜那散装啤酒,我们核对下周电视节目;都属于以前的河道了。

  

  新鲜事天天有!

  王辉在群里给出了一链接,他自己父母钻石婚庆典的视频片,花钱请人搞的。第一眼新奇,嫉妒,超胜于几万元酒席花销;精神力量,忍不住大声赞美(一惊一乍似的),说我记起了那个到技校给我们讲课的穿米黄色军装的复员军人,玻璃器皿厂书记,“彼时的偶像”——似乎我说话故意和下意识深刻也,也顾不上人家多心不多心了。王父啊,真与我们青年时代,半紧密联系,见过无数次的,目前像隔着一个世纪了。……老人家据说也不怎么认得人了。

  赵刚留言记住了王伯父的“好男儿志在四方,何必马革裹尸”激励他干事业,小谷回忆了他老人家说过的“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都有半肚子话呢,小高潮一样碰这方式我咋就没想到?子欲养而亲不待,刻骨哀愁,他人父母也等同我们父母,王辉父母更像。因为唤醒回忆鲜明看见当年自我,……诗词大会董卿,随口插播唱词“小小少年,没有烦恼,眼望四周阳光照”——我没深究过的句子,这回可牢记了,又背景音乐。……谁写过《人生序》啊;王辉妈妈是严肃和能说会道小学老师,看我们胡臭毛孩子纠集成团伙了还给了一句要“团结左中右”;……对了,那天我们还玩起了迅速百度查看谁死了,是我弟弟先赞美《红楼梦》里许还山;小高认为许还山死了,我坚决说没有,就查,也讲王心刚没死王晓棠没死,但梅葆玖死了,李世济死了。

  背景音乐不齐整了。

  向王辉父亲问书法那时我貌似八爪鱼般勤奋,他说没事睡觉在肚皮上,手指也要划拉默写笔画;滔滔举出《张猛龙碑》《勤礼碑》张黑女还有多宝塔,也记住半辈子了。……穆子荆是他姥姥那头亲戚,天津著名书法家,名字马上深海捞起。

  更清晰情景:王辉家地震临时的双层床铺,高寿的姥姥睡门口小床,那时我们闯进同学家当平常事,他妈妈正坐地上洗衣服,说了王辉一句,他突然就爬到妈妈肩膀骑着撒娇,嬉笑一团,如《红楼梦》里贾宝玉“猴”上人身,那时我们都快技校毕业了,看眼里印象深。

  针市街的照片,后来也反复发给他们,就是视觉回忆。就奇怪还能新条件下重遇。又忍不住想“曹操相马看母的”老话,王爸爸那时笑呵呵的,背景是黑白电视里里根总统遇刺!

  回忆都被鲜明清晰地勾回!我们共同的长辈,我们此际还能抓住的松枝儿。

  

  ……奶奶嘴很壮的因为高血糖什么都不能吃了,人生阴暗了许多乏味了许多;她的日子都在倒计时。她总说够本了,我一再要她等着看重孙子。老娘只是爱吃肉,每每饭桌上我一旁逗她观察她,那么有限的可怜的欢乐,往往也被剥夺。所谓封箱戏,下次打死我也不去看“同悦兴”了;…车上老婆聊天说,以后绝不冬天回天津来。……四姨夫总坐公交车走一天开哪儿是哪儿,反正老年卡,晚上才回家不乐意见儿媳妇……。吕明居然也高血糖。

  

  剧场秩序倒很好,都安静听戏;……那时预备写《读孟广禄》,——“读”字有渊源我“读”过杨丽萍。楼上很热很热,最后几乎如桑拿!……润厚里胡同,路面弄成鱼鳞背儿好两边走水,我听刘爷爷给我细说《秦香莲》,豪华剧场里我在悠悠回想也搭上白天喯喯同学带来的无数场景回放,……刘大爷蹬三轮的,“夫在东来妻在西”,句子他都牢记了,但是后面“劳燕分飞两离分”(?)刘大爷那时没说,说就不符合劳动人民身份;而《夺印》唱词,因为我们同学完整在台上刘媒婆一样表演出来了,恢复的完整。……进剧院时已有红色喜报,祝贺孟广禄,文联副主席。人们围观议论。……喯喯他姥爷也懂戏对我说过魏荣元。穷梆子浪评戏听不腻的是曲艺。……戏院座位里灵魂出窍,但还是记住“副主席”那故意排山倒海炸音,那饱满激情,那亮靴底的工夫架,……还一句故意跳离开京剧模式语境的世俗化嗓音呢,国太抢走秦香莲孩子那一刻,……不禁玩味花脸扮相:他隔着黑黑油墨,无法交流眸子和喜怒感情跟一堵墙赛的,可是忠实粉丝就盲目着也由衷爱戴他。以心感觉到的。……我本忧忧,十点多却还能赶上800路满车人都一个摆渡似,这夜生活难得。

  过去的一年,我殡仪馆进去过,产院也进去过,对比浓缩好,……该做减法了,不仅仅指这篇文章。……好想插播一两个深圳打拼例,一时却没想起,还苦笑云打拼过吗?打与没打日子也倏忽而过。

  何时起念要写回津?抵御内心的空虚还是真纷纭精彩?“咱奶奶从八段穿越过来了”——她又忽然回忆早八百年的事,而咱自己呢,这个20多天从郊外公墓到豪华小区,从北站十月影院到东北角书店,从三兴涮羊肉到西沽公园“宝轩渔府”;从冻顶乌龙到洗浴桑拿,从周立波被抓到凤姐骗捐从农家乐(没去成)到《秦香莲》从不提供辣酱的国营饺子馆到大年初七已出来的馒头铺,从封箱戏到种牙讨论,从美国大嘴巴总统到王宝强绿帽,从钻石婚庆到卖糖堆一家人,从风月视频到抢红包等候,从回忆天重家属楼到掏身份证看生日,从芫荽学名叫什么到陶杰毒舌文章,从本命年红内裤到防痔漏‘月经带’,……林林总总,消化不尽啊。

  也活赛浓缩了人生。

  

  似乎在老家才感到自己真实存在,其实换了水土空气。……反正这些感触会被抛脑后,正如季节性雾霾一样,以文字及时记录下来,对得起自己的学养了。

  “这是一碗又热又粘又香又甜,滴溜溜的圆的团团转的江米面的白糖馅儿的大个儿的元宵哎……”,那后面“哎”拉多长,不记得了,但还能回忆这么些字出来,小时候我留心了,我童子功呢。

  

  微信里我给喯喯发了那张三号路中学照片,提示他认出赵和王景召来,他回言说对了,没错,——我心里有某种成就感,被确认了,被过去的知情者,好像分享一桩绝大的幸福了。

  

  飞机回来读杂志,诸如《唐顿庄园》里“精致”云云,我内心冷笑,那些床戏呢,还不是给现代人勾性看?……可喜是,这次回家我背诵了两首文天祥律诗,比较轻松,也算有限和古典周旋了。那诗句以后会反复默写,能留多久算多久,句子是我翻看当年学词笔记,是亲耳聆听寇老先生跟我们聊出的……。

  宝强告我:老崔所以掉出群,是换手机误删自个不会摆弄孩子不耐烦教,他轻易把老崔拉进,我赞扬宝强“老司机!”——真的,咱们这年纪还玩溜乎手机(甚至离不开)说明跟得上时代。

  

  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

  我还在津门东北角书店里,和一本平价《秦淮海集》互相对视——(正如在京剧院凝视墙上马连良照片)后来觉得网络能查作罢了拿下念头,书店里面多是母亲和奶奶在给孩子念童话,以取暖歇脚?架子上主要是学生书了,极度萎缩;我还听见售货员又被绊了一下,拿眼去瞧,大约以前打隔断的金属胀管钉子微微高出地面了,

  隐患,也等于遥远的辉煌的一个不起眼瘢痕。

  

  岗亭里小杜的话有哲理啊,同学关系么,几十年了,有时走散了,有时聚拢了,云卷云舒也很自然。哥们不再生闷气就好!我亲自目睹到的几次电话,——也是象征意义浓缩意义啊,尤其买红内裤,真好像我们还是五班七班的同学,喧闹麻雀似地讨论去哪里玩去哪里吃,尿尿和泥的光景骑车呼啸光景河边当介绍人的光景,都是青春味道。

  

  重逢,是爱情电影里永远的彩虹。

  其实主要和自己相逢,自恋绵绵。……春节好啊,短期瞧透各等生态还世事洞明;当你在看美国竞选辩论时,他们正给孙子买房张罗学位;当你深圳湾看人们头顶上海鸥时,他们东丽批发水果和顾客聊孩子对象;当你练颜体做第五套广播操时,他们着厚厚笨重棉衣骑电动车上班;当你在熙熙攘攘人群忙挂号拔牙时,他们跟红歌团彩排节目,当你苦笑股市零和游戏时,他们悄悄去买雷克萨斯;……彼此安详。